【物流軟件】公路物流平臺兵器譜

时间:2017-07-21 10:24 来源:未知 作者:伙伴君 点击:

[寫在前面]
武学的精义是什么?
只有四个字:专心、苦练。
其实这四个字也同样适于世上的每一件事。
無論你做什麼,若要想出入頭地,就只有專心、苦練。
 ——古龙《七种武器》   
 
平臺,通常的理解是指一種基礎的可用於衍生其他產品的環境。這種環境可能只用於產生其他的產品,也有可能在產生其他產品的之後還會是這些衍生產品生存的環境。
 
有一本書叫《平臺戰略》,闡述了平臺商業模式的精髓,即在於打造一個完善的、成長潛能強大的“生态圈”。平臺生態圈裏的一方羣體,一旦因爲需求增加而壯大,另一方羣體的需求也會隨之增長。
 
如此一來,一個良性循環機制便建立了,通過此平臺交流的各方也會促進對方無限增長。通過平臺模式達到戰略目的,包括規模的壯大和生態圈的完善,乃至對抗競爭者,甚至是拆解產業現狀、重塑市場格局。
 
2014年年末,去參加趙忠善總的新聞發佈會,趙總對公路物流領域的基本要素做了一個總結,“货、车、人,钱、地、物”,此後,對於一些問題的思考,就會拿出趙總的這六個字,後來,又有不同的說法,增加了“系统”、“科技”等其他要素。
 
近期和一個朋友聊天,恰好總結出了七大類的平臺,無意中又想起古龍的《七種武器》,就一一對應了起來,每段又胡亂摘錄了些古龍的句子。本文只淺析平臺模式,不比較優劣,並非百曉生之《兵器譜》,只屬一家粗淺之言,各位看官暫且一看。
 
【物流软件】公路物流平台兵器谱
 
霸王槍
它的槍尖雖銳利,線條卻是優美麗柔和的,經常被擦拭的槍桿,閃耀着緞子般的光澤,顯得既尊貴,又美麗。
 
霸王槍,這名字聽着就很霸氣,能在物流領域有如此霸氣者,非園區莫屬,物流園區是物流產業的集聚地,天然的樞紐、平臺,但如何協同互聯,如何發揮聚集和整合效應,促進資源集聚和組織優化,創造更大價值,是這類平臺要思考和解決的問題。此類平臺,主要有傳化、深國際、卡行天下、天地匯。
 
物流園區作爲服務物流企業的平臺運營商,需要通過資源整合、規範管理和增值服務來創造價值,一般會使用地網+天網的模式,將信息化系統與園區節點進行整合,通過聚集平臺內外的資源,爲物流企業提供多種增值服務,創造價值,提升收益。
 
地网的建设有两种模式,一种是拿地投資建設,一種是合作加盟,很明顯,合作加盟的控制力更弱,如果不能給地主帶來價值,憑什麼與你合作?其實無論上述哪種模式,系統的建設都是核心,有用、好用是基本要求,然後而能聚合資源,提供增值服務。
 
近期,值得關注的是傳化剛推出的物流金融服務,天地匯提供的園區間的天地卡航服務及其他增值服務。
 
孔雀翎
高立道:“所以我来求你一件事。”  
秋凤梧道:“你说。”  
高立道:“你可以拒绝我,我决不会怪你。”  
秋鳳梧在聽着,臉上的表情忽然變得很奇怪,彷彿已猜出高立要說的是什麼。 
高立道:“我要借你的孔雀翎。”
 
經歷了2015年200多家車貨匹配APP混戰的瘋狂,各種資本你方戰罷我登場,而在地推+補貼的潮水退出之後,很多耳熟能詳的名字卻淡出了我們的視野,之前總混在一起的、很多意氣風發的兄弟,連再見一面也很難,不時想起來,真是讓人唏噓。這個領域的平臺,主要有貨車幫、運滿滿、福佑卡車。
 
此前,因爲物流領域信息的不對稱,或局部的不均衡,纔有車黃牛、貨黃牛這樣的中間環節,爲什麼會有黃牛存在?
 
價值。無論對於物流公司,還是對於司機,核心的東西都是帶來價值,車貨匹配平臺要做的,要不是給物流公司省了錢,或者省了時間,要不是讓司機多賺了錢,或少花了時間,然後纔會有增值服務,或車後市場。
 
孔雀翎在這七種武器當中是最輕的,看似車貨匹配一個APP就可以搞定,但與滴滴一樣,後面是繁重的IT團隊和運營團隊,也面臨着經過了前期的推廣與增長之後,如何更好的整合資源,創造價值的問題,相信這類平臺會如同孔雀翎的象徵意義“信心”一样,笃定前行,定有所成。
 
長生劍
天上白玉京,
十二楼五城。
仙人抚我顶,
结发受长生。
 
有這樣的一類公司,專注在車輛位置信息服務,實現透明和全程監控,其中的幾位前輩已經專注於物流行業十幾年,長劍出鞘,餘音綿綿,這一類的平臺,主要是路歌平臺、匯通天下 G7、易流科技、中交興路。
 
這類平臺通過提供位置信息和全程監控的服務,積累了大量的用戶和數據,延伸出多種商業模式,大數據服務、物流金融服務、車後服務、saas軟件平臺、無車承運人的解決方案等等。各家公司根據各自的內生或外生的緣由和合理性,都在繼續向前奔跑。
 
正如一位同仁所說,攀登珠峯有多條道路,都能夠達到峯頂或一定的目標高度,沒有標準答案。適合的,纔是最好的
 
多情環
一件兵器的真正價值,並不在它的本身,而在於它做的事。
   
物流本身是一個嚴密的邏輯關係體,以最快的速度、最低的成本、最便捷的方式去將物品從A地送達B地的運輸過程。這個過程從上游貨主開始,到最終的送貨員或提貨員,一環緊扣一環,逐次傳遞。
 
因爲涉及到這麼多環節,就需要用工具管理起來,於是就有了這類基於軟件服務的平臺,主要有oTMS、CWMS、唯智、好夥伴等。
物流管理是供應鏈管理的重要組成部分,無論是WMS(倉庫管理系統)、TMS(運輸管理系統)、OMS(訂單管理系統),都是通過對上下游企業的流程管理、信息反饋、資源控制等功能來提高供應鏈的協調性,爲企業提升供應鏈的效率和競爭力。
 
隨着物流行業標準化和集約化的進一步發展,用戶對智能化的更高要求,客戶需求的時間窗口越來越狹窄,企業間相互協作的計劃調度與資源控制的運營提升等等,都對軟件服務平臺提出了更高的要求,平臺需要具備更強的開放性、敏捷性、靈動性。
 
離別鉤
离别钩也是种武器,也是钩。
既然是钩,为什么要叫做离别?
因为离别,是为了要相聚。
 
物流行業裏數量最龐大的兩類人羣,一類是司機,一類是裝卸工,他們完成了行業裏最基礎的工作,他們早出晚歸,甚至一次出門,要與家人離別很久。而在同城配送領域,司機往往就肩負了裝卸工的角色,他們是付出與收穫比最低的司機,也是經常會被抱怨和給臉色的司機。
 
事情在2014年突然有了一些變化,在同城配送這個一貫被忽略、或被看不起的領域中,突然殺進來了一羣人:年輕、有理想、有激情,更重要的,是有錢。“城配货车1300万辆”、“万亿级城市配送市场”、“提高车辆利用效率、降低车辆空驶率”,屢屢被提及,這個領域目前主要有云鳥、唯捷、58速運、貨拉拉等等。
 
混戰過後,從筆者的角度,有幾個結論:
1、无差异化竞争,烧钱的模式肯定不靠谱;
2、進入的門檻其實不是那麼高,但對規模的要求很高;
3、核心的软件系统,其实很关键;
4、儘管市場容量大,但能實際抓到手裏的規模,更重要。
 
碧玉刀
春天,江南。
江湖少年春衫薄。
車是簇新的各色擎天柱,配着鮮豔的、明亮的車身LOGO。
 
專業的人來做專業的事,提供優質的運力和服務,有別於散亂的運力市場管理規範化,脫離無序競爭,大車隊應運而生,如同碧玉刀一樣,精緻、精細,而又威力強大,這個領域裏主要是志鴻、則一、獅橋、託普旺,大車隊的核心是規模和精細化運營,也如同碧玉刀的象徵意義一樣,踏踏實實,實實在在。
 
因爲追求規模,就需要穩定的合同、穩定的運營線路、趟數來支撐,一種方式是定製化的車輛給到需求企業進行運作,代運營模式是另外一種,這兩種方式,在車輛的標識和顏色方面,或按照貨主企業的要求進行噴塗,或不做任何改變,從表面看不出任何的整合。
 
但是,從司機和車輛的管理上,與此前有了很大的不同,KPI、細節管理、客戶服務、企業文化,有效的降低了幹線的運輸成本,提升了效率和服務。
 
大車隊模式管理規範,規模效益逐漸明顯,對於成本控制操做起來更有力度,對於物流整個行業的推動作用不言而喻,未來這個領域的集中度一定會更高,衝擊力會更強,對於行業成本的節約、效率的提升,甚至對於資源的整合、重組都會有深遠的影響。 
 
拳頭
朋友。
多么平凡的两个字,多么伟大的两个字!
无论多高深的武功,也比不上真正的友情。
 
有很多公司是圍繞物流企業提供服務的,如物流金融、ETC、加油、諮詢等等,第七種武器把這類平臺歸到一起,即服務平臺,主要有國家公共信息平臺、物流金融服務平臺(如雨點金融、雷勵金服、山東高速信聯支付等)、第四方物流平臺(如共生平臺等)、車後市場服務平臺(物配網、一桶加油、我愛輪胎網等)。
 
拳頭,簡單而直接,快且狠,殺傷力一樣很大。即便是隻擊一點,但如果專注、極致,一樣可以將平臺模式的效能發揮出來,形成規模優勢,因爲這個市場足夠大。
 
這一類的平臺,直接爲客戶創造了價值,或幫助客戶提升了效率,降低了成本,或幫助客戶解決了痛點問題,有流量、有數據,延展和增長都是值得期待的。
 
[寫在最後]
世上的事本就大多是這樣子的,有好的一面,必定也有壞的一面。
你若能常常往好的一面去想,你才能活的更愉快些。
 
還有兩點要說,一、情懷兩個字在這兩年提的少了,但我想無論是在物流行業的轉型、或是發展過程中,都需要人文關懷與人文精神;二、未來無論何種平臺,都需要合作,也應善於進行合作,不僅是縱向產業鏈的整合、合作,也需要橫向平臺間的合作、融合。
 
正如古龍的《七種武器》系列,看似在寫七種精妙絕倫、威力強大的武器,實則描繪的是武器以外的人心和人性,唯有激發出人格和精神的力量,才能將冰冷的武器使用得叱吒風雲,冠絕天下。
 
本文只是從筆者自己的角度對幾類平臺做了劃分,缺憾、錯漏之處必頗多,歡迎各位看官批評指正。
 
此外,菜鳥、京東物流、蘇寧、日日順、德邦、安能等平臺,或自成生態體系,或屬自己的商業體系,並未納入本文討論的範疇。